点击关闭

呼吸一个-我甚至不敢告诉这家人:如果当时去最近的社区医院治疗-海南文昌新闻

  • 时间:

雨后北京出现彩虹

10 分鐘后,患者睜開了眼,呼吸平穩了,血壓也恢復了正常。3 小時后,患者無不適癥狀,在家人陪同下離開了搶救室。

臨走時,他特意到診室和我說了聲謝謝,說我救了他一條命,我想以後他對蜜蜂會更加「情有獨鍾」的。

因為看了一篇科普文,她救了父親的命。

我迅速通知搶救室,把他送進去。搶救時,我甚至請喉科來會診,以防喉頭水腫壓迫氣管需要緊急處理。

只聽「咣當」一聲,她竟然跪在了我面前:「老天開眼啊,我爸爸命大啊,是您的這篇文章救了我爸。」

我本想繼續解釋,忽然發現他面色潮紅、呼吸急促、眼皮半睜半閉、身體搖搖晃晃,我趕緊一把抱住他。

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有用,請一定要告訴身邊的人。一個不經意的動作,說不定能夠救人一命。

我讓他脫掉上衣,查看被蜇到的頸部,發現蜂刺沒有完全被拔出,於是用止血鉗取出了餘下的毒刺,這時發現他的前胸、後背、腹部、大腿布滿了紅色密集的皮疹,我立刻警惕起來。

小女孩疼得哭喊着媽媽,一家人都很着急,最後還是姥爺有辦法,拿出牙膏塗在了蜇傷處。似乎有了些效果,朵朵不哭了。

患者的女兒聽着我倆的對話,掏出手機,把那篇收藏的文章給我看。

「不用不用,去啥搶救室,就被蜇一下,沒什麼大不了的,我本來都不想過來,孩子不放心,您就給我開點止癢葯,我就回家了。」

為了警示大家,我還特別寫了兩篇科普文章,沒想到,真的起到了大作用……

前年五一,一對父母帶着 5 歲的女兒回鄉下姥姥家,女孩叫朵朵,長得也像朵朵鮮花般美麗。

在搶救患者、與死神較量的過程中,他意識到一些小小的細節,能在關鍵時刻左右生死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我心裏好難受,後來一個護士告訴我,那天,她回家后抱着自己的女兒哭了半天。

然而,他們並沒有選擇只有 3 分鐘路程的社區醫院,而選擇了 30 分鐘路程的當地大醫院。

我和一旁的護士一起扶起了她。

「大夫,給我看看,剛才被蜜蜂蜇了,現在全身癢,起了不少疹子。」

4、若癥狀較輕,有局部紅腫發癢,可外用藥膏觀察。

患者情況漸漸好轉后,我對他女兒說:「多虧第一時間就近治療后 120 送至我院,要不然等到喉頭嚴重水腫完全壓迫氣道,可能真的來不及了。」

2、若全身出現皮疹,有噁心嘔吐、心慌憋氣、大小便失禁等不適癥狀,應立刻就近就醫。

正是這個細節,救了她父親,避免了一個家庭的悲劇。

「蜂蜇傷,過敏性休克,昏迷!」

患者有些不耐煩了,覺得我大驚小怪。

就在我抱着他的一瞬間,他的身子完全軟了下來,我倆差點一起摔倒。

這個患者很幸運,因為及時就診沒出現嚴重後果,但是這讓我想起前年接診的一名小女孩,同樣是被蟄,卻有着截然相反的結局。

所以這裏我想再強調一下,被蜂蜇傷后:

一位 50 歲的男性走進我的急診室,邊說邊把一隻被拍死的蜜蜂遞給我,「是這種土蜂子蜇的,勁還挺大。」

出人意料的是,幾分鐘后,朵朵不停地抽搐、嘔吐、眼皮腫得根本睜不開,小臉通紅,身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紅疹子。

我相信那天參加搶救的醫生護士都流了淚,那種不甘,那種無奈,那種無力回天的感覺充斥着每個人的心,久久不能平靜。

3、被蜇傷后的正確緊急處理方式是:用肥皂水反覆沖洗傷口。

「除了癢,有心慌憋氣的感覺嗎?」

後來我才知道,老人被蜜蜂蜇傷后,並沒有去醫院,回家后全身無力,眼皮都抬不起來。

媽媽抱着冰冷的朵朵,爸爸抱着悲痛的媽媽,姥姥已經哭暈過去,姥爺用拳頭捶打着地板,說著事情經過,搶救的醫生護士都哭了。我忍着眼淚,不敢直視他們,宣布了臨床死亡。

女兒發現不對,趕緊叫鄰居開車送老人去醫院,開始大家一致認為要自行送到我所在的醫院(大概 40 分鐘車程),但是他女兒記起了文章中的建議,執意要去最近的醫院,一定要第一時間治療。

我笑了笑:「真巧,這篇文章剛好是我寫的。」

經過全力搶救,他終於在 20 分鐘后脫離生命危險。

轉身後,我的視線也模糊了。我甚至不敢告訴這家人:如果當時去最近的社區醫院治療,朵朵有九成可能活下來,我怕再增加這一家人的悔恨與自責。

他們耽誤了孩子最佳的搶救時間。

這正是百花齊放,招蜂引蝶的季節。朵朵想摘一捧鮮花送給媽媽,但是不小心被蜜蜂蜇到了手。

「沒有,就是被土蜂子蜇了一下,您給我開點外用止癢的葯就行。」患者說。

「止癢葯肯定要給您用,但是您現在已經過敏了,沒有出現憋氣、呼吸困難可能只是暫時的,應該去搶救室,給您系統抗過敏治療,防止癥狀加重。」

這裏要提醒大家,被任何蜂(蜜蜂、馬蜂、黃蜂、土蜂等)蟄傷后都可能過敏,嚴重的有生命危險,一定要就近去醫院處理。

1、用信用卡、ID 卡等鈍性邊緣將刺挑出,而不要用鑷子拔(用鑷子或鉗子夾住毒刺拔出,有可能把毒刺內的殘留毒液再次注入人體內,加重過敏反應)。必要時可求助醫生。

一家人真的慌了,抱起朵朵衝出了家門。

今天的故事來自一位急診科醫生的親身經歷。

沒想到 120 隨車大夫卻對我說:「虧得他女兒看了篇什麼文章,說蜜蜂蜇了會過敏,催着我們趕緊送到就近的醫院,也算是運氣好啊。」

那天,我和往常一樣忙碌着,搶救室突然傳來呼叫。我放下手中的一切奔向搶救室,得知患者是一個 50 多歲的農民,全身起了大片疹子,呼吸困難、面色潮紅、眼瞼腫得掰不開眼皮、大小便失禁、血壓測不到、心率 130 次 / 分。

本可救活的 5 歲女孩, 錯過了最佳搶救時機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他以為沒多大事,卻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。

這是個無法彌補的錯誤!那天我值班,孩子到我們醫院時早已沒了呼吸和心跳,我們竭力搶救,想把孩子從死神手裡奪回來,盼着奇迹出現,但最終失敗了。

患者是我們這裏一個社區 120 送來的,120 在第一時間給他吸氧,開放靜脈通道、補液、腎上腺素、激素治療。

說實話,我本來只是寫下我接診的經歷,意在提醒一下讀者朋友。根本沒有想到這篇文字最後能真真切切地幫助到了一家人,甚至還救了人一命。這給我莫大的欣喜,也讓我意識到了傳播正確醫療觀念的重要意義。

今日关键词:蜡笔小新导演去世